美国院校 英国院校 澳洲院校 日本院校 新加坡院校 加拿大院校 香港院校 新西兰院校 西班牙院校 马来西亚院校 意大利院校
首  页 留  学 院  校 游  学 培  训 外语俱乐部 外语志愿者 留 言 板 诚聘英才 关于我们
  服务平台 more 
  成功案例分析 more 
  友情链接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 出国需知
网络诈骗瞄准留学生 先建立恋爱关系
这是一种在国内并不少见的网络行骗手法:骗子们通过社交网站或网络聊天软件和聊天对象建立恋爱关系,骗取单身人士的感情和信任之后,开始以入股、投资、买彩票等借口诱骗他们向某一银行账户汇款,当“挣”到足够多的钱之后,骗子们便从网络上悄然消失,当受害人醒悟到自己上当受骗却为时已晚。而如今我们发现,同样的行骗手段已蔓延至海外的华人交友网站。
 
  先建立恋爱关系再骗钱
 
  今年4月1日,36岁的D先生在北美的华人婚恋网站“两颗红豆网”上认识了一名叫“吴霜”的女士,两人很快便进入网恋状态。
 
  “这边很多通过网络结识朋友的,主要是华人比较少,比较难找。”D先生10年前去美国攻读医学博士,如今马上博士后要结束了,终身大事却八字还没有一撇:“她常常提醒我要注意早睡早起,让我觉得蛮贴心。”渴望缘分的D与体贴温柔的“吴霜”感情很快升温。
 
  二人渐渐谈到了各自的家庭与工作。“吴霜”自称是香港某公司VIP部门的投资顾问。5月13日,“吴霜”建议D参加某投资,号称可以在一个星期内产生20倍以上的利润。这时候距离D认识“吴霜”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早已投入了真感情的D相信了“吴霜”,并于5月15日、18日向“吴霜”提供的一个马来西亚的银行账号分别汇出4015美元和7987美元。
 
  不久后D便接到“吴霜所在公司”高管“周海霖”的电话。电话里,“周海霖”先是向D透露了盈利的好消息,接着又说需要支付占盈利5%的手续费共21800美元,才能拿到收益。为了不让之前的投资打水漂,D先生只好继续把钱汇往马来西亚。本以为终于可以情财双收了,没想到在6月14日,D又接到还要交付20000美元“滞纳金”的通知。此次“投资”的钱本来就是D向朋友们借的,面对又一笔大额“滞纳金”,D这次有些犹豫。
 
  得知D先生不愿再汇款,“周海霖”和“吴霜”语气发生了变化,开始发来带有威胁性的信息,声称如果不交滞纳金,D就会“陷入很大的麻烦、背负法律责任”。情急之下D只好向朋友借钱再一次汇往马来西亚。
 
  6月27日,D偶然在“中国反诈骗联盟”网站上看到一篇描述网恋被骗经历的文章,发现其中情节与自己的经历如出一辙。这时D先生才发觉被骗,而“吴霜”等人已从网站上悄然消失。
 
  “骗子”疑为专业团伙
 
  职业骗子们攻入北美华人交友网站,受骗的不止D先生一人。美国旧金山的单身女士H和奥兰多的留学生C同学也在“两颗红豆网”上注册,同样在今年4、5月份,遇到了温柔体贴的单身男士,投入感情之后,开始相信对方“投资”的谎言;在6月下旬,她们意识到自己被骗。由于被骗子骗去了用来读书的钱,C同学只得先选择退学。
 
  凑巧的是,被骗的D先生、H女士和C同学在“中国反诈骗联盟”网站上结识,发觉彼此经历十分相似,于是建立了一个QQ群相互交流。令人惊讶的是,三人遇到的骗子全部在香港某公司负责VIP投资,他们投资的是同一个项目,还都接到过高管“周海霖”的电话,钱也都是汇往马来西亚。其中H女士的受骗金额最高,约11万美元。
 
  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,不断有海外华人受骗者加入这个QQ群。在这个20余人的QQ群里,大家通过相互举证发现,除了“吴霜”提到的香港某公司以外,还有以其他公司员工为名的诈骗案例。受害人除了来自美国的,还有在日本、荷兰、加拿大等国留学、工作的华人,还包括情感孤独、生活辛苦的单亲妈妈。他们的受害时间都集中在今年的上半年,钱基本集中汇往马来西亚、香港和几个中国内地的南方城市。
 
  骗术升级难被发觉
 
  “两颗红豆网”创始人赵清华称,这种网络行骗之前出现过,但都是比较简单初级,上来没多久就直接以家庭、疾病等原因向对方要钱:“像那种我们发现得很快,就马上给这些骗子封号了,但是这一批(骗子)隐藏得特别好,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。”
 
  首先,骗子们都会花较长时间先“谈情说爱”,不轻易打草惊蛇,待建立起感情和信任后才开始骗取钱财。
 
  在日本工作的小李,今年5月15日加了一个名叫“刘允浩”的陌生QQ好友:“资料显示他的生日和我是同一天,好奇心作用下我通过了他的QQ验证请求。”在最初的一个多月里,“刘允浩”不断主动找小李聊天,主动给小李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。后来二人常常煲电话粥,“刘允浩”不断提起自己8月要去日本旅游的事情,这更引发了小李的期待和好奇,消除了怀疑的本能。直到6月20日,骗局才正式开始。“刘允浩”自称在香港某公司任销售部科长,帮小李申请到了内部的投资账户。几乎是重复着一样的剧情,小李分几次一共向对方提供的厦门和上海的银行账户汇去了约33万元人民币,而“刘允浩”却在7月14日以后再未联系小李。
 
  其次,骗子们编造的故事细节充分,演绎逼真。
 
  在“香港某公司”骗局中,骗子们会向受害者提供公司其他领导们的电话、邮箱等联系方式,以制造第三方介入的情景,增加故事的真实性。“他们在不同的受害人身上学习,有了非常多的经验,不断完善他们的故事,试图做得天衣无缝,让人越来越不容易查觉。”奥兰多的C同学说。事实上,诈骗人口中所说的那些公司是真实存在的大公司,并非捏造,这也打消了一些人的疑虑。
 
  最后,骗子们采用的“滚雪球”式诈骗,分几次慢慢扩大诈骗金额。起初,所有受害者不论是开户也好、投资也好,只需投入少部分钱,数额听上去既不容易让人产生怀疑,又会让人觉得“不过几千块,赔就赔了”。然而,当受害者得知自己获利之后,骗子就会以所得税、滞纳金等借口再次骗钱,再到后来就会说这次投资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问题,受害者还要继续汇一些钱去避免承担连带责任。
 
  海外的华人、留学生受害者开始想要拿到利润,再者就是不想让之前投入的钱浪费掉,身在国外也很怕惹上官司或被警察调查。所以即便对方要求的汇款金额越来越大,受害者们也只能继续配合。
 
  延伸阅读
 
  被骗之后的困局
 
  在笔者与受害者们聊天的过程中,谈到事情如何解决,他们都觉得“很难”,由于跨国犯罪关系复杂,各地法律规定也不同,不论是内地、香港还是国外,任何一方都无法直接对这种跨国网络诈骗案件进行立案调查。
 
  美国的受害者们曾联名提出立案申请,而美国警方给出的答复是,受害者不是美国公民、汇款目的地也不在美国,不能在美国立案。“两颗红豆网”的赵清华曾经托朋友问过福建警方(福州也是一些受害者的汇款地),福建警方表示,类似的情况需要美国警方给出授权协助调查的信函才可以办理。要取得这样的信函是比较难的,需要足够大的案情和足够多的证据,这个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。
 
  小李在日本也遭遇了同样的僵局。在律师的建议下,7月28日小李专程回国报案,但行程并不顺利。小李先后找到香港、深圳、厦门警方报案,最后在与厦门某刑侦大队交流之后,得到的答案是还需要回日本报案。“为了这次报案,我连续3个晚上没怎么睡觉,一次性把日本、香港、内地的警察局跑遍了。”
 
  在QQ群里,受害者们表示,案件程序繁杂,骗子们现在都“不见了”。仅剩为数不多的几个依然跟骗子有联系的受害人,每天都要做到小心翼翼不露马脚,与骗子保持住最后的联系,生怕他们消失在巨大的互联网中,再也找不回来。
Copyright © 2012 厦门市友好交流出国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电话:0592-5151212 5151225 5151355 5151655 传真:0592-5142977
地址:中国厦门市湖滨北路78号兴业大厦19楼
  闽公网安备35020302001221号 闽ICP备05007268号 技术支持:厦门一拓网络 友好国际